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51119:11月11日,他们结婚了

时间:2015-11-19 11:55    来源:note    作者:浅如墨    点击:

高先生恋爱五年,临近光棍节,高先生第一次在朋友圈里秀恩爱,瞬间虐翻了一片单身狗,不到一天就得到了156个赞,还有78条各种羡慕嫉妒祝福的评论。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才不会告诉你,我一个单身大龄男青年,半夜孤独寂寥,跑到他空间里专门去数的。

高先生发的是女朋友丫丫的照片,连自己也没现身。

照片里丫丫画着淡妆,穿着白衬衫和灰色的针织背心,在一家陶艺店里抱着一只马克杯对着镜头笑得特别娇憨。

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张照片是丫丫自己挑的。

我拿手在腿上搓了搓,还是止不住痒,打过去一条评论:看来家庭教育不错呀。

高先生秒回,发了两个哈哈。

我忍不住给高先生私信了一句:哎,我的爱情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半分钟之后,反而是丫丫的头像亮起来,她安慰我:放心,会来的,不是还没到嘛。

我瞅了瞅墙上的钟,正是晚上十一点,作为一个正常的男青年,我就知道,已经没办法好好跟这对狗男女聊天了。

好文151119:11月11日,他们结婚了

1

高先生和丫丫是大学校友,一个计算机,一个中文,倒是非常互补的好专业。丫丫崇拜高先生会安装软件,能升级系统,还能用几个破钢片做成一个能感应热量跟着人跑的小汽车。

而高先生更是喜欢丫丫能写诗,会写字,还在校报上发表文章。两个人就这么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作为一只耿直的boy,我首先是丫丫的闺蜜,其次才是高先生的室友。

外界都相传,高先生是在一场晚会之后跟丫丫告的白,可只有我知道,是丫丫先表的白,大胆,坦诚,直言喜欢。

半年之后,高先生终于治好了他金牛座的毛病,反客为主,把丫丫一口咬在了嘴里,这一下咬得冷不吭声,一直到聚会看到一公一母凑在一起手拉手,哥几个才知道终于有人把高先生收了。

我拉住丫丫谈心,高先生是个好男生。

丫丫难得娇羞的点点头,知道的呀。

我又叹了口气,可惜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丫丫打了我一下,说什么呢!他怎么是猪呢。

我摆上正直脸,不,我说他是白菜。

丫丫开始瞪我。

那时候丫丫不化妆,两条眉毛很浅,瞪人的时候特别像《琅琊榜》里的越贵妃。可惜这点小攻击对我还没有杀伤力。

不过很不幸,第二天逃课的时候,高先生难得“忘记”帮我答到,并在连续三个星期以后才告诉我这个事情,导致我那门课的平时分基本扣完。

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高先生就是个心机boy。

可谁让他那么幸运,碰见了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把哲学学得跟玩儿似的丫丫呢?

2

新学期开始,中文专业全部被调到另一个城市的分校区,两个人在确定关系的一个月后开始异地恋,看惯了分分合合吵吵闹闹的校园情侣,对于高先生和丫丫,我的期待值也比别人的高一点点。

高先生一个月去看一次丫丫,我从未见过丫丫发什么状态,高先生离开前出来后也不会像别人那样大聊特聊跟女朋友去哪儿玩了,吃了什么东西。

在一大堆秀亲亲,秀美食,秀背影,秀戒指,绝对单身狗坟墓的朋友圈里,高先生和丫丫就像是清流一般的存在。

作为一个专业的八卦搜罗家,我忍不住向丫丫打探,这两天我没见他给你打电话呀,你们聊微信了?

丫丫估计在敷面膜,话都含在嘴里,没有呀,没聊微信呀,都上课呢。

没打电话?

没打呀。

啥都没联系?

没联系呀。

我忍不住爆粗口,你特么这是在谈恋爱吗?

丫丫觉得莫名其妙,我好着呢,怎么不是在谈恋爱啦,我谈个小恋爱,非得整天腻腻歪歪,要死要活的呀。我觉得这样挺好。

我被她三言两语打败了。

丫丫问我,你不会盼着我们分手吧?

我说,为啥这么说。

丫丫摘了面膜,声音清脆得不得了,这样你就可以有理由跟他在一起了!

我吐出一口老血。

我放弃丫丫这个小顽固。转头去问高先生。

你为啥没跟丫丫联系?

高先生想了想,斟酌着问,丫丫让你问的?

不是呀。

回应我的是一个后脑勺,上面的嫌弃不言自明。

可见在爱情里,永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他们俩乐得清淡闲适,几天不联系是相处的常态,我一个小太监,啊呸,我一个男闺蜜又何必庸人自扰。

3

不过谈个小恋爱,总得有吵架的时候。

高先生过生日,丫丫瞒着他逃了课跑到了武汉,到了学校,给他发了短信,就抱着准备了一个月的礼物欢欢喜喜坐在小山坡的亭子里等他下课。

高先生手机丢在宿舍里,下课后又直接去了办公室开会,导致丫丫一个人被晾在亭子里三个小时。

等高先生找到她的时候,丫丫一个人抱着本书,凑着阳光,看得正好。见到他来,一脸皮笑肉不笑,高先生就知道她生气了。

可这种情况,高先生嘴笨,向来不知道如何表达,只好一路像往常一样陪着,带她吃了最爱的香锅,丫丫送礼物的时候,高先生心中欢喜也只是点点头淡淡地说了句谢谢亲爱的,末了来了句,最后一班火车四点多的吧,吃完饭我送你去火车站。

丫丫的校区比较偏,从火车站过去要一个半小时,如果走得晚,没到学校天就黑了。

在高先生低情商的脑回路里,执着地觉得,丫丫一个女孩子,还是早点回学校比较安全,完全没领会到丫丫想跟自己多待一会的小心思。

下面的饭丫丫黑着脸吃过来,遂了高先生的意思,吃完饭就回去,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丫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我为你准备了一个多月的礼物,你收到礼物什么也没有表示,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你丢手机,我给大军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他都说找到你了,你为什么不赶过来,你就让他回个信或是你自己借别人电话跟我说一声会死吗?就让我一个人干巴巴等了三个小时!我赶过来为你过生日,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可你一点开心的意思都没有!

丫丫没哭没闹,就是红着眼睛把这段话清清楚楚的说出来,两个人挨得很近,就看着高先生的脖子和脸迅速地红起来。

身后在提醒检票,丫丫转身就走。

一直到上了火车,突然就收到了高先生的短信。

亲爱的,其实我今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很谢谢你能来,永远爱你。

丫丫看到这条短息,立马提着小包奔出了火车,一出站,高先生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丫丫猛地冲上去给他来了一个熊抱。

你看高先生多有本事,一个短信就能让丫丫的委屈,生气像流水一样哗哗地淌掉。

我知道这件事后,十分不能忍,对丫丫简直要耳提面命,你这就原谅他了????

丫丫发过来的消息里也透着欢快,哎呀,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让他嘴上说比杀了他还痛苦,他能发短信说我已经很开心了。

我立刻把手机丢了,觉得这丫头掉沟里,彻底没救了。

丫丫说,我不喜欢把爱呀爱的整天挂在嘴边,也不喜欢两个人整天黏糊糊的,他这样,从来不说,偶尔一句,我就知道他是用了心的。

4

转眼就到了毕业季,高先生成功考上本校的研究生,丫丫多愁善感,要死要活,家里知道谈了一个外地的朋友也死活不同意,加上一个人在魔都工作举目无亲,高先生课业繁重也没时间来看她。

魔都是个什么城市呢,它物质,现实,把所有的利益都摆在面前,身边女孩子的男朋友要么是会疼人,要么是会买东西。

高先生嘴笨,短信电话里从来不会说什么疼人的话,家里经济一般,丫丫也舍不得他为自己花钱。

金星秀里在说,男人,要么给钱,要么给爱,要么给我滚。

丫丫不禁对比起来,心中难免酸涩。

七夕夜,没有短信没有电话,丫丫大哭了一场,拨通电话说了一大堆高先生的缺点,列举了无数个有可能要分手的理由,可那两个字在嘴里死活没冒出来。

高先生也哭了,说,怎么骂我都可以,但就是别说分手好吗?

丫丫哭着哭着就把同事说的那些劝分的狗屁话全都抛在了脑后,她喜欢高先生,喜欢这个第一个给了她心动的男生,尽管他没钱,不会疼人,可只要他一出现在身边,总有说不出的安全感。

为什么要因为一个陌生人的物质观而放弃自己爱情?

爱情里,应该有相濡以沫,应该有如人饮水,却不应该有“别人说的真有道理”。

丫丫收起了浮躁的心,努力专注自己的工作。

她跟同事说,也许你会说我傻,守着这样一个没钱又不懂风情的男人,可是我仍然相信世界上有真爱,我不想自己因为一个外界的因素放弃自己的爱情。如果真的有哪一天我提出了分手,那一定得是我不爱那个男人了,而不是我爱上了其他的东西。

5

丫丫过惯了独居的日子,修炼得会扛饮用水,会修马桶电灯泡,一个人做一桌吃的,然后开了视频跟高先生分享。

我毕业一年后工作调到魔都,跟丫丫见了面,丫丫在职场磨砺,已经懂得穿衣打扮,出门化淡妆,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鞋,整个人气质大变。

我啧啧称奇,暗自后悔上学的时候没有先下手为强。

互聊了近况,说到高先生,我为丫丫打抱不平,那丫也太不像话,都三个多月没来看你!

丫丫捂着嘴偷笑,我自带X光把她上上下下扫了一眼,惊讶地问,怀啦?

丫丫又是瞪了我一眼,声情并茂地跟我讲了昨天晚上他们聊天的事情。

以下为丫丫口述:

晚上打电话,我跟他哀怨,我们都三个多月没见面了,你算算,是不是我们在一起后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他说不是啊。我仔细想了想,寒暑假也没三个月呀,就跟他说,这就是最长的一次。他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说大二开学啊!他说,对呀,那么多个寒暑假,加起来我们两都分别了多少年。

说完之后丫丫笑得花枝乱颤,甜蜜得不得了。

我被他们两肉麻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说,哎呀,瞧不出来啊,高先生啥时候这么会说话。

看着丫丫一脸小女人幸福的样子,还是觉得很有必要提点一下,丫丫,这点话你都能从昨天晚上乐到现在!说这种话不是很正常嘛!我都会说!

丫丫翻了个白眼,你一单身狗懂什么。

我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只是我一直在努力追求浪漫华丽的爱情,我身边有两个人乐得这样柏拉图式的清贫,其中的乐趣,对我这个境界来说,常常不能够理解。

我自诩情商远超过高先生,可却在单身的路上走的义无反顾,反而是高先生,在日趋稳定的恋爱里走得一帆风顺。如果有人问我在其中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经验,我只能说,不要在别人的爱情里迷失了自己,你爱着什么样的人,适合什么样的爱情,永远只有你自己知道。

过了两天,丫丫给我打电话,愉快地问我,你在干什么?

我在公司宿舍啊?

有时间吗?

我想了想,问,高先生在你旁边?

我听到电话里有高先生嘟囔了一句,别跟他说我们在哪儿,出去玩就不带他。

我气得大骂,小白眼狼,白跟你四年上下铺。

丫丫哈哈大笑。

秀恩爱的报应来得真快,两人出去玩,丫丫当天就丢了身份证,吃饭找厕所结果迷失在另一栋大楼里。

你看,其实对女生而言,好像也没什么坚强不坚强的说法,上一秒还是抱着三十斤大米上十楼,雷厉风行的女汉子,下一秒就成了会丢身份证,容易迷路的小女人,只因为那个人,又到她身边来了。

6

我之所以知道上面那些细节,全是因为我此刻站在西装革履的高先生身边,看着他旁边楚楚动人,披着婚纱的丫丫细数那些往事。

丫丫声音清脆,也格外动人。

我真为他们高兴。尽管今天是双十一。收到请柬时,请柬上还印了一只大大的卡通汪,看着实在碍眼。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大骂:你俩有病吧!结个婚了不起啊!挑的什么破日子!虐狗有瘾啊!

用高先生淡淡地说,对啊,有瘾啊。电话里还能听到丫丫在一旁咯咯地笑。

那第一次秀恩爱,就在婚礼三天前。

两个人在学校里熬过了两年的异地,熬过了分手季,熬过了无数个孤孤单单无人陪伴孤苦伶仃的日子。

此刻终于结成了连理。

丫丫说,你看,我们总要相信爱情,我们就像齿轮,不能因为别人说他不浪漫不爱你,你就觉得他真的不浪漫不爱你,只有你自己知道,能把你卡住的那一个才是最好。

爱情是冷暖自知,我愿意和身边的这个男人天荒地老。

不愧是丫丫,说的话总那么文艺。

关于作者:

浅如墨,已有作品《温顾才知心》。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