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51031:你与爱情,都让我久等了

时间:2015-10-31 16:45    来源:note    作者:大牙秦    点击:

好文151031:你与爱情,都让我久等了。

来源/初芒(ID:chumang2015)

1

我发誓,这一段孽缘纯属意外。

我这十九年来从没有出过Z市,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出去走走,朋友们送我一光荣称号——死宅。

到我十九岁与二十岁的分水岭之时,我终于踏出了第一步,然而,却是为了勇敢无畏地追求一段冲我招招手就飞走了的爱情。

爱情的尽头立着一个人,他叫阿乔。

说起我与阿乔的这一段孽缘,必要牵扯出我的一段破碎的友谊,那一段我迄今为止咂舌不已、痛心疾首、逼得我连成语都不会用了的所谓友谊。

2

我第一次去火车站是替张接他的女朋友,巧的是,他女朋友也姓乔,我在接站牌上洋洋洒洒地写上阿乔两个字。

张是我高一的同学,在十六岁的年纪,从初中一夕之间跨越到高中,大家都有些喜不自胜,喜不自胜间,就必然会有一颗蠢蠢欲动的心,我们称之为春心荡漾。

羞于启齿地是,我与张眉来眼去了大半年,却没有进一步发展。

张也给我发过一些暧昧不明的短信,发了一周什么“世间的路,有你同行,荆棘里开出一朵鲜艳的玫瑰”之类乱七八糟我看不懂的东西之后,终于在我手机被小表妹抠着玩的时候,张发了一条赤果果的大逆不道的消息。

不然我们在一起吧?

小表妹人小熟的早,在我还不知道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地通知了我的七大姑八大姨,我有一个男朋友。

于是我便遭受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连番问候,甚至还打电话给班主任求帮助,密切关注我的一切活动。

于是,我刚刚腾腾往上冒的小火苗被浇了个透心凉。

这种透心凉在我多天登录扣扣之后,看到张发给我的那一条消息后凉得更彻底了。

他说,哈哈哈,你竟然没被骗。

骗,骗,骗你妹呀骗。

我有点庆幸,我回他的短信是“对不起我再想想”,而不是“好呀好呀”。

3

张和我的友情一直不咸不淡,主要原因便在于我想营造一副我风度翩翩的假象,同时张的这种玩笑确实也让我心里有些疙瘩。

后来,有人对我说,张喜欢你,我恶狠狠地回答他,喜欢你妹。

再后来,我和张一直没在一个班级,他会给我打电话,从吃完饭没问到最近便秘没,从物化生扯到政史地,可是我已经长大了,我开始认真地审度张这个人,我觉得张这个人真是太讨厌了。自然,这种感觉和我曾经对他小小动过心,又被他无情伤害逃不了干系。

很抱歉的是,大学,我和张竟然又在一个学校。

张在我小号上漫天遍野地给我留言,什么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之类的。

我很想欢愉地说一声是呀是呀,却违背着良心回答,哪有,别多想。

而这一份看似很纯洁很平静的友情撕破脸的原因,就在于我要在火车站接的乔妹妹。

大三,因为实在受不了没有独立卫浴,去厕所之前要先冲掉别人的粑粑,我在学校外租了房子。张深夜联系我的时候我睡得正熟,我很火大,他说,你能帮我接一下乔乔吗?

我说不能。

他半天说了一句,哎,你不会吃醋了吧?

你看,有些人就是这么自恋,别人拒绝什么就是“哎,你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哎,你不会吃醋了吧?”

生你妹的气呀,吃你妹的醋呀。你谁呀!

可对于一个好强的人来说,张确实捏到了我的七寸,于是我软了语气——有时间就去。

4

我一大早就在火车站等。

我拿着牌子摇摇晃晃,后来,一个大男孩拍拍我的肩膀,熟稔地笑了笑,是你来接我呀?

我瞄了他一眼,白色衬衫蓝色牛仔裤,鸿星尔克运动鞋,很干净很爽朗,我问,你是乔乔?

他愣了愣,挠挠头,你习惯这样叫的话就这样叫吧。

我觉得好像脑袋有些卡壳,不过很快我就坦然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我一个学长告诉我他被邻校一个男生追求之后,我开始明白真正的爱情超越一切,正当我想打个电话给张的时候,阿乔问,你就只接我一个人?

我皱皱眉,大咧咧地说,你们玩的挺凶猛,还应该有几个人?

阿乔和我的脑电波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从出租车倒车镜里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正灵敏地在手机上跳动,我想大概他正在跟张发消息,那正好省我几毛电话费。

这样想着,阿乔忽然说,你要带我去哪玩?

说实话看到张口中的女朋友乔乔是这样一副尊容,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无量天尊一样整个人充满了宽容,我想,那我就领着张亲爱的乔乔转转吧。

我们去游乐场,我给阿乔买了一个粉色少女心的大棉花糖,阿乔笑着接下了,我们一起去玩娃娃机,我抓到的芭比套装也送给了阿乔,阿乔依旧笑笑不说话,再然后,当我询问阿乔要不要坐旋转木马的时候,阿乔终于发难了。

阿乔说,我没有女朋友,这些东西没什么用。

我看着阿乔,忽然觉得张很可怜,与此同时,我又很幸灾乐祸。

5

幸灾乐祸停止在张兴师问罪的电话来临之刻。

张在电话那边吼我,你怎么回事呀,不是要接乔乔吗?

我满脸茫然地看着阿乔,我说,对啊,我们在很愉快地玩耍。

张爆了粗口,他说,你他妈够了啊,乔乔现在正在我怀里哭呢,她历经千辛万苦才到这里你就是这样对她的?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不一样的人,没想到你这么自私!

我耳朵嗡嗡地响个不停,都在张怀里哭了,那不就是到了吗?既然到了还哭个屁呀!

阿乔皱着眉毛看我,我觉得自己血哗哗地就往脑门冲,我说,哎哟喂,您以为您是谁呀,我说过一定会来接她吗?她是谁呀,我的时间就是生命,凭什么我把我的命往她身上贴呀,我就是自私,我还就是一个不一样的人,跟你们这群高节操的人都不一样的自私!

张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我骂了一声,滚,以后别他妈跟老子这种自私的人说话。

就算我和张不能做很好的朋友,但我也从不曾想过我们的关系会到了这样针锋相对的地步,其实不至于,但我是真的真的很难过。

可能是我泼妇的样子吓坏了面前的阿乔,他一句话都没说,自顾自地舔棉花糖,我一把夺过棉花糖,吼他,吃什么呀你,装什么大尾巴狼!

阿乔很委屈,他说,我付过你钱的,你这样随便把火发在我身上不对。

我愣神了,气急败坏地说,谁他妈跟你有过这种罪恶的交易了。

6

事情终于明了了。

阿乔在网上联系了一个在读旅游管理大学生,然后付了钱要来Z市玩一圈,却一不小心被我错接走了,我看着阿乔打电话给他的导游,可是打了好几遍还是无人接听。

可怜的外地佬被骗了。

我这一颗受伤的小心灵看到别人比我更倒霉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动愈合了,阿乔看着我叹气,他说,我感受到了Z市满满的恶意。

他这么一开口,我就不乐意了。我在Z市生活了十九年,到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怎么就满满地恶意了,于是我脑门一热,我说,啊呸,不就一导游吗,还满满的恶意,让我来善心待你吧。

虽然我是本土人,但并不能代表我去过很多地方,我在最开始已经坦诚了我是死宅的事实。

所以,不用幻想我和阿乔一边旅行一边打情骂俏,然后产生了爱情的小火苗,事实上是我带着阿乔,阿乔带着百度地图,我们坐错了四站,最后很荣幸地摸到了一个人烟稀少满目荒凉的城郊。

我碰碰阿乔,我问他,你不是有百度地图吗?

阿乔瘪瘪嘴,是有,可是我要能看懂地图干嘛还得找个导游陪我溜达,哥们儿我早就凭着百度地图环游世界去了好吗?

没有见到电视剧中传说中的破庙,反而迎来了一场大雨。

白色雪纺裙贴在身子上,我抱着胸小声骂娘,阿乔咦了一声,他大声说,嘿,哥们,你怕走光吗?没事儿,我把眼镜取下来就是白花花一片,什么都看不清的。

我的脸抽了抽,你妹的,就不能用白茫茫吗?白花花你妹呀!

7

淋得半死不活的,饿得饥肠辘辘的,我开始骂粗口,骂完张混蛋,骂阿乔煞星。

阿乔挠挠头笑着说,我觉得咱们就是孽缘情深。

我看着阿乔的脸忽然不说话了,看着他湿淋淋的头发顺着脸往下淌水,我忽然觉得他好像我爱的徐长卿。

我们坐在一棵枝桠开得很大的杨树下,我跟他絮絮叨叨讲我和张的事情,他眨巴着眼睛听,然后他宽慰地拍拍我,他说,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混蛋呢?

我仰头问他,那你年轻的时候被别人喜欢过吗?

他抠抠鼻屎,唔,大概我还没开始年轻吧。

再后来,我们终于遇到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打趣我们,小两口浪漫过头了吧。

我正想反驳来着,阿乔就笑着说,是有点过头。

在那一刻,我的心忽然跳的快了起来,我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我看着身边坐着的阿乔,我很悲哀的想,大概我这一颗很久没再发情的心又开始躁动不安了。

阿乔的手很凉,他探过我的额头,轻声说,是发烧了吗?脸这么红。

我在心里怒吼,你懂不懂情调呀,这是老子在害羞啊。

8

阿乔是个实打实的乌鸦嘴。

我确实发烧了,三十九度四,阿乔从我的抽屉里找到药,小心地倒水,然后试了试水温,扶着我喝药。

人总是有最软弱的时刻的,就算你平时像个刺猬一样把满身的刺都竖起来,可总有那么几次,你的刺无法竖起来。

迷迷糊糊中,我想到了我妈,我想到了我坐在老家的门槛上等着爸爸回家,想到很多很柔软的事情,然后我就看到了阿乔正在细心地为我擦汗。

压抑了很久的寂寞以及乡愁终于找了一个突破口宣泄出来,我拉着阿乔的手笑,我说,阿乔你是来拯救我的不开心的吗?

阿乔很轻地在我耳侧说,是呀。

我特别高兴地笑,我挣扎着看手机,然后看到张发给我的信息,他说,乔乔很信任你,她觉得你一定不是故意的。

下一条是张截图,乔乔说,你去叫她来吃饭嘛,如果是你叫她一定会来的,附上张的消息,乔乔一直想见你。

我又冷笑了一会儿。

后来,陌生人加我好友,我随手问是谁,那人回复一句我加着玩的,然后我毅然决然地按了拒绝。

不到两秒钟,张的兴师问罪的消息又来了,以下是张和乔乔的对话的截图。

乔乔:我加她,她不加我,气死我了,后缀感叹号若干。

张:别气呀,我去骂她,后加亲亲表情若干。

乔乔:她就是想要你联系她,才这样的。后加委屈表情若干。

张:那我就联系联系她,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你,发怒若干。

乔乔:还说,肯定是因为你啦。

我默默看到这里,我忽然感到很忧伤,我看着阿乔,我问他,是不是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傻逼和渣滓?

阿乔顺手接过我的手机,看了一会儿,笑得露出一口皓白的牙齿,飞快地打了几个字,然后又把手机递给我,我低头看,那上面赫然一句话,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你们一定会天长地久的。

我看着阿乔,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长出了一朵花。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我对这个突如其来闯入我生命的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依恋,我想要他留在我身边,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好好陪着我。

9

阿乔走的那天我去送他。

他抱了抱我,说很谢谢你,然后又要死不活地开玩笑,不然你来我怀里跟我一起走吧?

我笑着给了他一锤,我说,你别逗了。

然后阿乔拎起他的行李箱,踏上火车,他没有回头,我看着他走,泪水忽然就掉了下来,忽然想到一段话,表达的意思大概是这样,你来,不论多大风雨,我都接你,你走,不论天气多么晴朗,我都不送你。

可是,如果我不来送他,他一个人离开,那该多么孤单呀。

现在我送他了,车下留了我一个人,我也很孤单,我忽然很留念他那个很不经意的拥抱。

我到家的时候,看到了阿乔留下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之前问阿乔要联系方式的时候,阿乔总是搪塞着说,我不能到处欠风流债,原来最后还是给彼此留了余地。

10

我很怅惘地讲了这段刚刚有了小火苗的感情,“学长杀手”野人睁大眼睛看我,忽然摊摊手,很抱歉地说,我看,你估计要单身一辈子了。

我忙跪求指点。

野人吹了吹刚涂的指甲,瞄了我一眼,渴了。

我忙奉茶,她像模像样地押了一口茶,人家都说了不欠风流债,可现在却把联系方式和地址都给你了,这就是冲你招手呢,傻子,你的桃花开了。

我怔怔了好久。

野人怂恿我去大胆追求自己的爱情,于是才有了我这个死宅第一次踏上开出Z市的火车。

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我很想笑,我给阿乔打了个电话,我说,阿乔,我来你怀里去了。

阿乔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我来接你!

我说,好。

在车站等了两三个小时,终于等烦了,我给阿乔打电话,阿乔惨兮兮地说,我坐错车了,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然后我听到阿乔一声声叫我名字,他大声说,宋宋,宋宋,我在这儿呢,让你久等了。

我抬头,看到了阿乔手中一大束的玫瑰和身后一大片很好的阳光。

阿乔与爱情,确实都让我久等了。

所幸,最终,我看到了阿乔捧着玫瑰的双手和身后发着光的爱情。

我捧着手,也夸张地对阿乔喊:只要你来,我便没有等很久。

关于作者:

大牙秦,想讲一辈子故事的人,关于年少与爱情,关于终将被怀念的我和你。初芒签约专栏作者,每周二傍晚,同你来一场温暖的邂逅。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