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51017:我是你闺蜜,不是你炮灰

时间:2015-10-17 21:48    来源:note    作者:惊蛰小白    点击:

好文151017:首发专栏 · 我是你闺蜜,不是你炮灰。

1

一切要从我公司楼底下那个必胜客开始讲起。

要不是必胜客又推出了每天指定产品半价的活动,我应该不会临时起意约方曾曾吃饭。

方曾曾是我的发小,个子不高,但肤白娇美,活泼中略带一点迟钝傲娇的体质,是那种站在男生面前,会让男生忍不住伸手揉脑袋的姑娘。

我们在必胜客靠窗落座,点完餐,她率先开启了欢乐的单身吐槽模式,从暗恋她的大学学弟最近忽然联系,讲到一个月前刚刚结束的一场相亲,然后在披萨吃到一半时,摆出正经脸:“小白,你现在是一个人?”

“咳咳,废话,我还能是一条狗?”

我鄙夷地看她一眼,然后狠狠干掉一块披萨。

过了会儿,她双眼弹开一道光:“小白,我给你介绍个男票吧,是跟我平时玩得不错的同事,我觉你们肯定聊得来!”

“喂!还能不能认真地吃饭了——”我皱着眉舀了勺蘑菇汤,严肃地问,“长得帅吗?”

“长得还不错啊,关键是他也喜欢动漫,你们有共同话题。”方曾曾瞪着溜溜圆的眼睛,用期待的目光看我,诚恳得像一碗热辣辣的牛肉面,“我保证,他人真的很nice,我绝对不会随便介绍的。你们可以先接触试试,就当交个朋友也不错啊!”

我内心本来是拒绝的,但像我这么口是心非的人,一般不会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先把微信加了。”

方曾曾麻溜儿把我微信给她同事发了过去,然后她同事麻溜地加了我。看着好友申请,我抬头问她:“你还没告诉我,你同事叫什么……”

“陆杨。”

此处该有一个大大的“终”字,因为这就是我和陆杨全部的故事。

陆杨加我好友之后,没给我发过半个字,更别提有什么下文了。

这种情况,陆杨摆明是没有要与我交流的意思。我料想他大概是为了敷衍方曾曾才加我好友,那我肯定要配合,争取做个合格的僵尸粉。

过了段时间,方曾曾特地跑来问我:“你和陆杨聊得怎么样?”

像我这么知情识趣,不随便拆台的人,怎么会随便打小报告。我一般都是恶人先告状:“我告诉你啊,以后这样不靠谱的少年你自己留着,加我微信一个月,连句Hello都没有就算了,朋友圈也不点赞,显然是那位仁兄完全没有积极寻求结束单身可能性的意思嘛。我又不是上赶着要找男票,就不强求了。”

面对无辜的我,方曾曾的正义感唰地飞上双颊,变成两团小火焰:“他明明答应我要联系你的!我去给你讨个公道!”

得亏我拦住了她,不然闹出场人间惨案就不好了:“讨什么公道,都是你情我愿,他也没做错什么。”

“不行,这件事他必须跟我说明白!”

后来,方曾曾给我打电话,一个劲儿给我说抱歉:“亲爱的,我问过陆杨了,他说他现在根本不想谈恋爱,所以才没联系你。哎,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介绍你们认识了。”

我笑着宽慰她:“没事儿,以后介绍个更帅的,我就会原谅你了。”

“包在我身上。”她信誓旦旦,然而我半个字都没信。

我说:“行了行了,你先把自己的个人问题解决了,再操心我的事吧,五十步笑百步也是够了。”

方曾曾无言以对。

2

端午放假的时候,我除了要跑一些甲方的假日活动外,基本就宅在家一日三餐跟粽子和咸鸭蛋拼命。有天我在朋友圈吐槽这无良的节假日加班狗模式,方曾曾看到后,飞快给我来了电话:“喂,小白,你在哪儿?”

“市中心啊,我刚加完班,准备回家。”

“我在唱K,你来吧!”

“管饭吗?”

“管饱。”

“等我5分钟。”

“8102房间。”

冲进8102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我像个女英雄一样精准地“破门”而入,大喊一声:“小爷来啦——”

于是整个包厢顿时安静下来,诡异地飘荡着《后会无期》的伴奏音乐……是的,这些人里面,除了方曾曾,我一个都不认识!

原来这是方曾曾公司同事的小型聚会,我没问就答应来凑热闹,果然是忘了吃药。

我本是一个麦霸惯了的人,如今却憋缩缩窝在角落里撑着脑袋观察KTV包厢里的众生。除我之外,包厢里一共六个人,其中有对儿小情侣大概尚在蜜月期,打我进门手就黏在一块儿。有个姑娘低头刷手机,大约是点的歌还没轮上,无聊得紧。另一边儿,方曾曾正拖着个姑娘深情合唱《女儿情》,声情并茂。而坐我旁边的存在感极低的那位小哥,我是最后才发现他的。

这小哥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不唱歌也不刷手机,坐的位置比我还偏,几乎就没有光能打到他身上。我本来是不会注意到他的,但在微弱的灯光里,他夜光手表一样发亮的眼神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很好,这种小眼神我刚好不陌生。

我好奇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家伙,他一眨不眨看着的不正是我家方曾曾嘛!

内心的小恶魔忽然占据上风,于是我问:“诶,你好,你有微信吗?”

“有啊。”他没想到我会主动搭讪。

“我有个朋友圈在集赞,请帮个小忙呗?”

他倒也好说话,随即把微信号报了给我。我往搜索框里一输,跳了“陆杨”两个字出来,我心里连骂两句哗了个擦和无数声尼玛……

我飞快按下锁屏键,扭头说:“巧了,刚集满赞,就不麻烦你了。谢谢!”

“不客气。”

我说呢,为什么干晾着河山大好的世界,敷衍我到连个招呼都懒得打。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陆杨这厮早把心思放到了我家方曾曾身上,这下要有好戏看了。

待到唱完歌,一众人去吃火锅,脱离了KTV闹腾的氛围,大家终于看清了彼此的眼睛鼻子,正经地认识起来。

方曾曾兴冲冲把我推到陆杨身边,介绍说:“这是小白,你知道的吧?”

“谁?”陆杨有点疑惑的看着方曾曾,表示没想起来。

“你居然不记得了!你想气死我啊!就是我之前把她微信号给你的呢!”她有些尴尬地打圆场,“小白你别介意哈,他就是这样的人,健忘。”

“啊——我想起来了!”陆杨眼瞅着方曾曾要跟他急,连忙朝我道歉,“真不好意思,我刚刚忽然短路了一下。”

“没事儿,我这人心宽。”好家伙,完全不记得我,干得漂亮。我缓缓一笑,笑里藏刀,“以前不记得就算了,以后可要记牢。我是曾曾的闺蜜,保不齐你将来要找我帮什么忙,是吧?”

我故意把“曾曾的”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估计陆杨听出我话里对他有点意见,果然吃完饭又单独找了机会跟我说不好意思。

我摆手说不介意,他总算放了心。

看着他刚松口气,我的演技上线了。我一捋耳边碎发,随口问:“听曾曾说你们公司最近很忙?”

“还好吧,正常。”

“怎么听她抱怨最近抽不出时间出去玩,我连想给她介绍朋友都没机会。”我表现出的八卦热情,简直是在助攻啊。

“是、是嘛,我不太了解她们部门的。”陆杨脸色忽然比方才更尴尬了。大概是听到我要给方曾曾介绍朋友,他显出些不自然,“可能最近是比较忙吧……”

“忙也不至于不放假嘛。”我说,“我回头换个人再问问,这事儿你别跟曾曾说啊。”

这时方曾曾蹦蹦跳跳跑过来,亲昵地挽着我,问我们在聊什么。

“我刚想问陆杨,最喜欢哪部新番。”我朝陆杨使了个眼色。

陆杨一板一眼地配合:“倒是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还在追上一季播到现在的《亚尔斯兰战记》。”

“停——”方曾曾悻悻地看了陆杨一眼,“以后我在时候,不准你们谈动漫,因为我听不懂。”

“好。”陆杨笑着一口应下。

“No way!”我笑着一口回绝。

3

后来,我偶尔刷朋友圈,每次都能看到陆杨在方曾曾的状态下点赞留言。什么公司素拓培训好累,什么电影特别好看,什么哈根达斯吃的就是心痛……每个方曾曾晒照的场合陆杨都是前期全程参与,后期线上互动,那状态简直是360度无死角。

我看在眼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陆杨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可方曾曾估计还没开窍。因此,我的内心戏是这样的:呵呵呵呵呵呵!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捅破这层窗户纸,结束这变相的隐形虐狗!都说旁观者清,但看得太清不就是自虐么!是谁发明在微信朋友圈好友评论可见的?

麻烦过来一下,保证不打脸。

礼拜六晚上,方曾曾大惊小怪冲到我家,对我说有人跟她告白。

我扶额,问:“要我猜一下?”

方曾曾瞪圆了眼睛,反问:“你猜得到?”

“别说不是陆杨。”我淡定的态度都快略带一些些嫌弃。

“你是怎么知道的!快告诉我!”方曾曾崇拜的眼神把我酥得不行,“我把身边所有可能的人都想了一遍,愣是没想过陆杨。”

我白了她一眼:“去看看你的朋友圈,作为你跟他唯一的共同好友,我简直是被迫天天看你们演对手戏。”

“那——”方曾曾犹豫好一会儿,扭扭捏捏地问我,“那我该怎么办?”

我看着她一脸娇羞:“看你这样子,说不喜欢也是嘴硬吧?”

“现在想想,他对我确实蛮好的。”

“你反射弧有点长,我是知道的。”我说,“那你答应他没?”

方曾曾点点头,然后紧张兮兮地问:“小白,你不会多想吧?别生我气啊……”

“气——我当然气!”我憋住笑,“你说我去买衣服,搞半天你给我介绍的是自留款,不卖的,你让我怎么办?”

“怎么办?”方曾曾一把抱住我,“小白,我不能没有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能没有你!”

“能别跟刷二三十遍假票房一样作死,挑战观众双Q极限吗?”我擦了擦瀑布汗,笑着说,“这件戏服你快美美地穿起来,搞什么假动作。”

“中国好发小!”

后来,方曾曾的朋友圈就从隐形虐狗,变成了显形虐狗。我恨不能拉黑,从此不断自求内心出现的心理阴影面积。

天可怜见!

后来跟方曾曾闲聊,我才清楚这两个人一边谈情说爱一边把我当炮灰的来龙去脉。

陆杨刚进公司那会儿就觉得同期里有个叫方曾曾的姑娘特别水灵,为人又热心,虽说时常有点小迷糊,但很好相处。

几个年轻的同事在入职培训时吃过几次饭,随之熟络起来。陆杨发现方曾曾不仅长得小巧可爱,而且有趣懂事儿,挺有主见。公司的讲演比赛中,陆杨欣赏方曾曾的上进心,办公室复杂的人际关系里,他心疼她受的那些小委屈。

总之,爱情来的时候,是没有理由的,全凭一种感觉。在陆杨眼里,方曾曾像万花筒一样,怎么看都美好得要命。

所以,当方曾曾要给他介绍女票的时候,他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忽然不太明白,到底是自己表现得不够明显,还是方曾曾后知后觉。因为最后他觉得连我这个外人好像都看出来了,方曾曾为什么还看不出?

他不好意思拒绝方曾曾的美意,只好先加我微信,再对我一阵冷处理,好让我知难而退。事后想想,他也是颇为心塞。

其实在我看来,方曾曾对陆杨自然也是有好感的,她能把陆杨介绍给我,至少在她心里陆杨是个靠谱的好少年。只是她没意识到,这个聊得来玩得来的同事早就不知不觉成为她日常生活社交的主要角色。她只一个劲儿说“我们太熟了,不可能的”,却未想自己的这部电影早已给他太多镜头,删不掉了。

不是有句话说,最终在一起的,往往是自己最想不到的人嘛!或许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就在身边,只是有待发现。

感情大概有一种火候,时间到了,自然能熬出一锅浓汤,早了晚了,都是败笔。

该是谁的,谁都逃不掉。

4

如果非让我挖个坑陪个跑也没关系,跟方曾曾认识了二十几年,算得上是穿过一条开裆裤的交情,这点炮灰和虐狗次生伤害还是扛得住的,反正收获幸福的是我身边最亲爱的姑娘,而陆杨对我来说也仅仅是个乌龙。

可我觉得大家还是别在单身的时候作死,老急着把身边的人介绍给死党闺蜜。万一发生闺蜜爱上了,自己也爱上了的情况,那不是平白添乱添堵吗?往后见面是互相谦让还是你死我活?

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要翻两个白眼。

我不是导演,顶多算个友情客串。他们感情这事儿,我不掺和,但做炮灰这事儿,下回谁要再想让我友情出演,能先给发个微信红包嘛!

我可是看过很多闺蜜撕来撕去的桥段,电影也好现实也罢,按着背叛而后原谅,接着继续背叛的套路,以郭敬明的《小时代》作范本,我作为炮灰的正确打开方式,显然应该是冲到方曾曾面前大骂一声心机婊,然后以自尊和情感上受到双重毁灭性打击为由,随手抄起一杯开水泼过去。此刻,陆杨理当飞身出来扑救,挡在方曾曾面前,容颜尽毁。方曾曾从此对我恨之入骨,却又不忍亲手埋葬我们之间的深厚友谊,于是带着陆杨去做整形手术……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有时候,闺蜜看起来是截然不同的人,往深里想,最后能维持长年情谊的女生,该是持有着势均力敌的资本,或是具有某种相同的特质,又或是有共同的爱好和追求,是彼此独立,却又彼此依赖的。否则,生活在两个世界里,这架天平,总有斜的时候,尤其是当各自的生活里出现某个男人,各自消磨了情绪,疏于沟通之时。

我们虽见证了彼此的成长,但终究不能代替彼此去生活。因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闺蜜交情再深,相处起来也需要用心维持经营。

不能让亲密无间,最终变成渐行渐远。

关于作者:

我是惊蛰,叫小白,喵帕斯!90后天秤,青春长满逗的作者,来自江南,不丑但圆。我是一只草稿箱,讲那些没发出去的日志、短信,没打出去的电话号码,还有来不及对那谁说出口的话。

有点死脑筋,会犯错,也会振作,说不喜欢都是嘴硬啊=。=

微博@惊蛰小白Bate 豆瓣&简书@惊蛰小白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