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51004:一把匕首

时间:2015-10-04 13:44    来源:note    作者:这么远那么近    点击:

好文151004:一把匕首

一把匕首

我见到惠姐的时候,是在丽江的医院。

我在医院左绕右拐,怎么也找不到路,问了一个护士,说的方言也没有听懂。大致意思是往南走撞墙就到了。

我心想,撞墙……撞墙……

眼看就要撞到墙,有一个非常隐秘的小门,上面挂着一个牌子:精神卫生科。

推门进去是一排病房,找到慧姐时,她正在吸溜吸溜吃土鸡米线。

看到我来,她笑笑,你来啦。

慧姐是我在网上认识的客栈老板,是大美女,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眼睛看人的时候总抛媚眼,虽然这件事她不承认。

我那年来丽江的时候,就是她接待的我。

那是血气方刚的自己啊,看任何人都要多看几眼以视自己的成熟。

慧姐总用涂着大红色指甲的指头戳我脑袋,你个小屁孩。我总会瞪回去,说谁小屁孩呢?我都十九岁了。

据说,那时慧姐有一个外地的男朋友,长得很帅。

慧姐指指旁边,坐呀。

我乖乖坐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盯着她的床单出神,慧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这些年不见就不知道说点什么?我是不是老了,也丑了?

我摇摇头,没。

我没有说实话,要不是手上依然修的很尖的鲜红色指甲,我都没办法认出她来,她变得憔悴了许多,头发随意拢在后面,完全没有了当年精致的模样。

她抬起手朝我挥挥,好看吗?我刚涂的颜色。我点头,你还是那么喜欢红色。

她点头,是啊,感觉自己还是那么年轻,红色热烈嘛。

我说,现在也不老啊。

她一撇嘴,老了。少许,她指着我说,你看这像什么?我一愣,这不是手指吗?

她呵呵笑了几声,红的,像刀。

我到丽江后,其实是找过一次慧姐的,店里的人说慧姐已经把客栈盘出去了。

现在的客栈是一个叫做虎子的人再管。我刚想打听虎子是谁。

店员眨眨眼睛,神秘地说,慧姐要死啦!

我惊了一下,什么?店员把胳膊撑在桌子上,俯身对我说,慧姐得抑郁症了。

我说,抑郁症不会死人的。店员瞥了我一眼,怎么会,整个丽江都知道了。虎子是不会骗人的,我也亲眼看到她发疯的。

这次我是真的震惊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店员绕过桌子拉住我,你要喝茶吗?我这里的茶特别好,而且不贵哦。

慧姐在丽江是出了名的漂亮的,但是漂亮女人在丽江一般都不安全。

这是艳遇丽江多年不变的法则。

慧姐曾经在北京做一份体面的工作,因为失恋来到丽江,开了一家客栈。

丽江本就是一座艳遇之都,许多人为治疗情伤来到这里,艳遇一些人,靠着纸醉金迷治疗自己的创伤。

慧姐当时轻蔑地对我说完这些话,然后挑挑眉。

我说,这个不准吗?慧姐笑笑,当然,就好比你有心事,你去旅行,其实无非是将这些心事换了个旅行箱又带回来。回去老地方该怎样就怎样。没变化。

我当时对慧姐佩服地五体投地,真理啊!

当年慧姐说,宁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嘴。更重要的是,不要把艳遇当做是治疗伤痛的良药,那是毒药!记住,是毒药!

变啦!都变啦!店员听完我的描述,夸张地说。变什么了?我疑惑地问。

店员又眨眨眼睛摆出一副神秘地表情,我给你讲个事情啊,这个事情全丽江都知道。

慧姐就是因为疯了,才把店给了虎子的。

那时慧姐依然还是这家客栈的老板,有一天,她的一个北京男性朋友带着女朋友,和女朋友的闺蜜来玩儿,住在这里。

我一听就明白了,得,肯定是恶俗的狗血剧情吧?

店员摇摇头,又狗血,又意外。

暂且把男人叫做男人,女朋友叫女人,闺蜜叫闺蜜吧。总之他们不重要。店员言简意赅。

慧姐和男人关系不错,是曾经职场上非常要好的朋友。女人看起来也很贤惠,不多说话。闺蜜很活泼,像是个涉世不深的少女,每天叽叽喳喳,拉着慧姐聊天。

慧姐喜欢交朋友,于是四个人每天吃喝玩乐在一起,完全没有做生意的样子。

直到过了一周,女人眼睛红肿地来找慧姐。

慧姐和女朋友坐在丽江最热闹的酒吧里喝酒。眼看女人喝了半打啤酒都不说话,慧姐拦下了女人再次举杯的手。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吭声啊?慧姐吼道。我……女人欲言又止。

慧姐一看这神情就明白了,你男人艳遇了吧?女人摇摇头。

不是?慧姐楞住了,那你哭什么?女人眼泪哗得就流了下来,我男人和闺蜜上床了。

慧姐一听,当即哈哈哈笑出了声,女人略带疑惑和愤怒地看着她,慧姐笑得停不下来,最后才一边道歉一边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觉得好笑,这种事情貌似只有狗血小说才能看到,没想到今儿让我遇到了。我罚酒啊……慧姐喝了一杯。

女人重重地叹口气,我男朋友说要去喝茶,我就自己出去遛弯,半夜回到客栈房间,透过窗户看到闺蜜的房间,他们就在……就在……

上床。慧姐一语中的。

酒吧里好热闹,各种各样的人都在这里寻找自己的猎物。

丽江这座小城在夜晚呈现出于白天完全不同的暧昧神色,各种荷尔蒙在形形色色的酒吧里膨胀,人们忙着搭讪,忙着喝酒,忙着满足自己心里无法见光的欲望。

慧姐问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酒瓶,女人许久不说话,慧姐点燃一根烟递给她,女人哆哆嗦嗦接过去猛吸了一口,被呛得直咳嗽。

我……一点都不会抽烟,也不喜欢酒吧。女人被呛得满脸是泪。

慧姐拍拍女人的背,又问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

女人摇摇头,我舍不得闺蜜这份友谊,我们认识好多年了,我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她可能是喝醉了,可能是寂寞了。慧姐不屑一顾,就是骚呗。

女人摆摆手,不可能,我很了解她的,她特别单纯,你这几天也看到了,她就像是个孩子。

慧姐把烟从女人手里拿出,摁在烟灰缸里熄灭。

我们打个赌,我随便找一个男人,就可以和你的闺蜜上床,你信不信?

女人的眼睛里五光十色,说了一句什么,慧姐没有听清。

第二天,女人神色更加黯淡,她来找到慧姐。

你说对了。女人说。

慧姐满足的表情深深刺痛了女人,她狠了狠心说,我要离婚。回去就离。马上。

慧姐盯着她的眼睛,恭喜你。

事情本来就这么结束了,三个月后的一天,慧姐正在客栈里忙碌,之前的那个男人又来了。

慧姐看着他,用她的红指甲指着对面站着的男人,你又来了?

男人盯着慧姐,恶狠狠地说,你怎么那么狠?

慧姐说,我怎么了?男人一拍桌子,我都知道了,是你找了陌生人和闺蜜上床的,是你挑唆我离婚的,是你造成了今天的一切。

慧姐一挑眉,没错。因为我就是让她们看看,男人压根靠不住,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也让你看看,你喜欢的闺蜜,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男人抬头要扇慧姐耳光,慧姐抬起头说,你打,随便你打。就算你今天打死我,你也已经离婚了。

男人抬起的头又放下,一个没有站稳坐在了椅子上。

慧姐走过去,轻轻抚摸着男人的头,虎子,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变。

慧姐在北京时有过一段婚姻,曾经的她烂漫天真,有着对爱情的无限想象。

心里一心想着找到真命天子,并且为了能够遇到这个人,去学插花、茶道、瑜伽,她将自己装点得美丽无比,她笃定自己对于爱情的全部幻想。

慧姐的这段婚姻就始于这些美丽的泡沫,她遇到了一个男人,并且快速和他结婚,生下一个女儿。

她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幸福的人,直到某天她亲眼看到了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床底寻欢。

慧姐哭过、闹过、哀求过,都无济于事。

后来,她将离婚协议书轻轻放在男人面前,只身来到了丽江。

此时此刻,慧姐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的眉宇依稀可以辨认,他依然保持着几年之前的健壮身材,他的眼角唇间,都曾经留下过慧姐亲吻的痕迹。

她蹲在男人身边,轻轻问他,你爱她吗?男人点点头。

慧姐又问,爱哪个?男人闭上眼睛,女人和闺蜜都爱。

慧姐的神情捉摸不透,那你爱我吗?良久,男人再次点点头。

慧姐猛地站起来,掀翻了身边的桌子,大声吼道:骗子,你这个骗子!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爱几个人?如果你都爱,那么我们在一起,你干嘛要抛弃我。如果你都爱,那我们四个在一起啊!骗子!你们男人都是骗子!

店员给我讲到这里,满脸的鄙夷。

后来呢?我焦急地问。店员故意停顿了一会儿,后来啊……后来慧姐就疯啦!

疯了?就这么疯了?我惊得站了起来。店员斜着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坐下,慧姐一直都有抑郁症你不知道啊?从那以后她就开始更不正常啦,每天疯疯癫癫的,有时大哭有时大笑,还总认错人。

我插了一嘴,怎么可能?店员说,怎么不可能,虎子就是慧姐的前夫,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肯定承受不住。虎子哥说慧姐疯了,没有能力掌管客栈,就把慧姐送到医院,自己回来管客栈了呗。

我问,那客栈就白送给这男人了?

店员一摊手,不知道,这要问慧姐,不过她现在疯疯癫癫的,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了吧。

我没说话扭头就走,店员着急地说,你怎么走了?你不是买茶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啊!白让我和你聊天了!

医院的下午很安静,我在给慧姐削平果,她望向窗外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将苹果递到她手里,她用指甲狠狠地掐进去,苹果的汁液顺着手指流了下来。

我手忙脚乱收拾,她冷不丁地问,你都知道了?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深深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慧姐眼泪落了下来,他打我,他一直都打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慧姐又笑笑,果然人言可畏,不管逃到哪里,都逃不出去。

我握住她的手,没事,慧姐,我相信你,都会好起来。她把我的手拿开,你觉得像我这样大家眼中的疯子,还能好吗?

我摇摇头,我觉得你没疯。

慧姐眼神黯淡,那是你以为,不是他们。

“他们”指的是在丽江和慧姐熟识的人。

慧姐被送到医院的第三天,虎子就把他们的故事绘声绘色地讲开了,他把慧姐形容成了一个为爱生恨的疯女人,因为出轨被发现名誉扫地离开北京来到丽江,又偶遇前夫和新女朋友产生嫉妒,最后导演一出闹剧,破坏别人的家庭。

最终,他们将故事说得光怪陆离,一群人七手八脚将慧姐送进了医院。

我看着眼前憔悴的慧姐,心里替她打抱不平,扬言带她回去把事情说清楚。

慧姐摆摆手,我们斗不过他的。在北京时我以为爱上了一个值得托付的人,谁想到他在外面寻花问柳,我质问他时他就打我,我几乎浑身是伤。最后实在受不了放下离婚书就逃到丽江。

慧姐吸吸鼻子,又说,原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哪想到命运捉弄,又让我遇到他,本以为只是邂逅,没想到又是一出闹剧。

慧姐抓住我的手,慌张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拆散他们的。

离开丽江时,慧姐依然在医院,我劝她换一个地方生活,她说要好好想想。

我问她,你还爱虎子吗?慧姐思量许久说,他也是可怜人。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最后她说,我到现在都没有收到离婚协议书。

你说,我这婚是离了,还是没离?

我不知道。

这是一个奇怪的故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讲述它最终的结局,或许故事远远没有结束。

只是,我们以为的爱情,都想要最完美的结果,可是一出出的闹剧,却统统源于爱。

我其实没有去细究整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已经没有必要。

你说故事里谁赢了?慧姐?虎子?还是女人或闺蜜?

不好说。或许他们都输了。

慧姐在那天下午挥舞着她涂满红色指甲的手,她在阳光下细细端详着那些红色。

她说,你看,多锋利啊,多红啊。好像一把把刀。

有些时候的感情,是一被粗制滥造的酒。不够醉人,不够甜。滋味只有喝的人才知道。

有些时候的爱情,就像一把匕首,有时可以保护自己。

有时,也可以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

 

这么远那么近:畅销书作家,广告人,电台主播,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催眠师,一级人力资源管理师。代表作:《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等。新浪微博@这么远那么近,公众微信:yuanjin0412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