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71001:" 没事="" 爸爸在厕所睡得挺好""="

时间:2017-10-01 10:28    来源:note    作者:当时我就震惊了    点击:

好文171001:" 没事="" 爸爸在厕所睡得挺好""="

作者 | 当时我就震惊了

 

今天中午吃了麻辣香锅,吃完肚子疼,跑厕所。一楼的厕所只有两个坑,第三个单间是存放拖把扫把等一些清洁工具的地方。我匆忙跑进第二个坑,蹲下,点上了一支烟。

然后,打开了消灭星星。

这时,隔壁存放清洁工具的单间里突然传来一阵阵鼾声,声音很轻微,也很均匀,我当时猜测大概是哪个丧逼躲厕所里睡觉来了吧。冲完厕所走出去,悄悄瞄了一眼,啊,是那个每天拖地擦洗手台擦门框的大叔。

他就那么站着,倚着墙,抱着臂,用一种非常不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看他睡的香,不敢叫醒他,但也担心他一个踉跄会摔了,就这么纠结着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心疼谈不上,心酸倒是有。这幢楼里,负责打扫卫生的叔叔阿姨们,上班时间一共是十二个小时。

早上七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中午有短暂的吃饭时间,全天不可以看手机,接电话要躲在厕所里,我听见过他们打电话,说着不同地方的方言,声音都非常的大,我知道,那是他们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我试过去猜想电话线的那头是谁

可能是还在上学或者已经上班的孩子吧,电话这头问昨天的考试怎么样,有没有都填上,或是问有没有涨工资,有没有被领导骂;电话那头问爸爸的腰疼有没有好些,前几天说的偏头疼是不是还那么严重。

或许是已经躺在床上半年不能下地的老母亲吧,电话这头问给她寄过去的药是否收到,给她打过去的钱有没有存起来;电话那头说不如就回来吧,每天太辛苦了,这腿是越来越不行了,一到晚上就疼的很。

是啊,不如就回去吧,每天太辛苦了。

“可是不行啊,小儿子读书要花钱,老大马上要结婚了,这几年趁还能干动,抓紧挣点钱,自己累点苦点无所谓,给孩子凑凑,让他们的生活好过点儿。”

不知道有多少人信了为人父母的这些话,觉得人都是个先苦后甜的过程,等老了就能享儿女的福了。儿孙绕膝,老有所依。这是我们认为的,他们该有的生活。

可事实呢?

半夜十二点下楼买串串的时候,一位大妈正在收拾楼道里的纸箱子和塑料瓶,楼道灯是声控的,不发出声音整个就黑到绝望,我咳嗽了一声,楼道亮了,大妈扭头看我时,脸上的表情有点局促有点尴尬,主动告诉我说,“趁这会儿出来收这些孩子发现不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大妈接着说,“孩子去年结的婚,今年三月份刚生了孩子,啥都要钱,我帮不到他们什么,拾点儿是点儿,帮他们分担分担”。

一个为孩子操了一辈子心的母亲,老了老了还在说,“我帮不到他们什么。”

坦白说,这番话,对于我这种大小伙子来说,是暴击,听不见的时候还能装装傻,觉得父母每天遛狗打牌日子也算是惬意,但一旦听到,就是不得不想,无法避免的反复想爸妈的辛苦,想我爸靠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睡着了,想我妈明明已经退休却还在上班...

那天晚上我很晚才睡,一直在想青春期的那几年,对我爸的疏远,想给我爸写封信,台灯开了,纸笔拿好,只写了开头的一个“爸”字,便再无话可说。

 

前几天刚二刷完《请回答1988》,算上第一遍看的,印象最深的部分还是宝拉要去考试院时,她爸前一天说着不去送她,结果第二天却等在她必经的那个路口,塞给她一包药,每个药盒上都分别写着应该什么时候吃。

宝拉的爸爸,之前还是个有趣的活宝啊,可现在,脸上一笑就有了很多的皱纹。

看过这剧的应该都在宝拉结婚那集哭惨了吧,宝拉给了爸爸一封信,爸爸边读边哭,我们边看边哭。

爸爸们都是这样的,不太喜欢表达,女儿给买了鞋子,也都说好穿的,大小合适的,其实在里头垫了卫生纸,还怕孩子看到。

那天看《见字如面》,李立群老师读的是台湾作家黄春明写给已逝的小儿子的信,小儿子名叫黄国峻,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推荐奖,2003年自缢身亡。

“国峻,我知道你不回来吃晚饭”

孩子走了,但爸妈每晚都等,等他回家吃晚饭。妈妈每天每天的吃不下饭,因为孩子不在,筷子却还在...

因为想你,妈妈都不记得电饭锅里要下多少米加多少水了。

她每天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因为想你,想你这个大坏蛋。

看到下面这句的时候我哭了:我到今天才知道,妈妈生下来就是为你烧饭的。

妈妈二字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她拥有孩子啊,孩子没了,妈妈就什么都不会做了,什么都不想做了,妈妈就不是妈妈了。「喜欢就请加微信:xinyuwenzi 」

一年了,你都没回来,炒了米粉招待你的朋友,以为看到他们就看到了你。但发现,看到他们,会想起你,心里揪起来的疼,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成了父母永远避之不及的话题,知道等不到你,也不敢再谈起你,因为一说起你他们就要掉眼泪,就难过的一周都缓不过来,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什么饭都吃不下。

这些你都看不到,你倒是解脱了,可爸爸妈妈,却把心挖去了很大一块儿,苦痛的活着。

总是听人说,这次回家,看到爸爸突然冒出很多白发,看到妈妈满脸的皱纹和黑斑,爸妈老了,一瞬间老了。

不是的,爸妈不是一瞬间老的,他们是一点一点的,被时间摧残,为儿女操心,慢慢的,慢慢的,变老的。

下班路上卖臭豆腐的阿姨,驮着背,性格开朗,经常多给我们一些土豆,常常拿出手机看儿子的照片;公司里的阿姨,很瘦很瘦,从早忙到晚,为了把儿子的学费早点攒齐;还有在广场舞上扭着的大妈,跳一会儿就急着走,要去买菜,女儿每天都回来吃饭。

还有你爸,这么大岁数了还要被上司骂,他硬着脾气不告诉你,你妈偷偷说了,他大声吼你妈说“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别让孩子操心!”

还有你妈,用的是你淘汰的苹果6,背的是你几年前送她的包,脸上黑色素堆积,却不舍得买瓶好点儿的化妆品。

你看,爸妈就是一点儿一点儿老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老去...

所以对他们好,还来得及。

*作者:当时我就震惊了 上知天下知地,还知娱乐圈的鸡毛蒜皮,深扒各类热点,三观极正,语言犀利的良心号  公众号:当时我就震惊了(zhenjing2012)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