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早安晚安心语 > 好文推荐 > 好文章内容

好文160804:拖狗的车轮下,栓着人性的恶以及我们对底线的态度

时间:2016-08-04 10:00    来源:note    作者:慧超    点击:

文/慧超

威海车主虐狗的视频,令人不忍复看。那只小狗四肢淌满鲜血,倒地而亡的照片,在冲击民众心理底线之余,也刷爆了朋友圈。

这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一名威海车主将一只小狗拴在车后,以令人瞠目的方式,开车将小狗拖拽致死。

无论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显然,这种惨无人道的虐待动物的方式,都是令人难以忍受的。

近年来,虐待动物的新闻时有耳闻。2006年的虐猫事件,第一次在大众层面向公众解开了“虐待动物”这一隐秘社会群体的变态行为。我非常喜欢猫,如今也养猫,10年过去了,我对那段视频依然记忆犹新,那个女人面带微笑,狠狠地用高跟鞋的后跟踩进猫咪的眼睛里,然后用力的来回搓捻,直至小猫死亡。

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群虐猫女性,是有组织且以营利为目的的,也就是说,她们通过虐杀猫咪,拍成视频,然后出售给一群同样心理变态的网友,获得回报——这是令人恐惧和悲哀的,我们这个社会,竟在无形中有那么多人,可以在虐杀动物的过程中收获快感。

心理学上有一种“反社会人格(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的定义,用大白话说就是:变态不一定是反社会人格,但反社会人格一定是个变态。这种人格具有高度的攻击性,并且对他人的不幸没有任何悲悯之心,也可以称之为“无情性人格”。而我觉得,大部分以虐待动物来获得快感的人,应该都属于反社会人格,自然,也就是变态。

根据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的理论,施虐癖属于性变态的一种,这种性格的形成,往往是由于儿童期的不幸遭遇和周围恶劣环境的影响所导致。坦白说,生而为人,我们每个人都有面临压力、愤怒和感受到侮辱的时刻,而处于这样的心理状态下,人往往有发泄的欲望,攻击和破坏同样是人类的本能,于是,有的人会选择寻找某个替罪羊来发泄一番,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力量和能耐,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控制力。

不同的是,有些人选择摔杯子,而有些变态,选择虐待动物、儿童或者对妻子实施家暴。根据Harold Hovel博士的研究:虐待动物是暴力犯罪倾向的风向标,平均而言,高达70%暴力行为人曾涉及虐待动物,美国的数据是,63%的暴力犯罪,70%的暴力、偷窃、毒品及错乱行为综合犯罪人都有虐待动物行为。可以说,视虐待动物为乐趣的变态,不加以控制和疏解,这个人很有可能发展成为令人发指的暴力犯罪者。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虐待动物的人都是懦夫,他们没有能力去攻击和伤害强者,于是将自己所有的怒意与怯懦转化成暴戾,再度施予比自己更为弱小的群体,他们之所以去虐待他人或动物,是因为他们本身觉得自己是卑微无能的,是被人控制和被人侮辱的,而他们无法自我消解,心理发生了严重的扭曲,所以通过“自身的情绪转移”去虐待更弱小的,以此来满足自己卑劣的快感。

针对弱者的欺凌,很容易让一个原本怯弱、懦弱的人产生极大的心理快感,如果不加以控制和有效的疏导,他很有可能会对这种施虐行为上瘾。因为他在施虐和侮辱弱者的过程中感受到了一种自己缺乏又渴望的权利,一种自己被侮辱却渴望控制他人命运的心理愿景,当他们看到比自己更弱的人在自己脚下匍匐,当他们看到小猫小狗哀嚎的惨叫,他们获得的是自己渴望却不得的力量感、满足感和控制他人命运的权利。

威海虐狗的恶劣事件持续发酵,但公众们从愤慨中清醒过来,突然间却会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我国并没有针对虐待动物的立法,也就是说,从现行法律层面而言,虐狗者并没犯法。

由此,施虐者很可能也会感到十分委屈,他也有他的理由:我没犯法,死的只是一条狗,那么多吃狗肉的人你们怎么不去抓呢?你们自己也吃猪肉,鸡肉、鱼肉,还不是一样将动物杀死。

这种逻辑显然是可笑的,就像人固有一死,有的人死时是人,有的人死时是蛆。我也吃猪牛羊肉,但我忍受不了那辆车后面,拴着的,人性的恶!

我支持理性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人性中至为光辉的一面,在一个容易暴躁的社会之中,同情和悲悯是可贵的品质,这些品质可以保障这个社会不被残忍和暴戾所侵蚀。

就像我们为什么要在战争中善待俘虏?为什么在国际社会上,虐待俘虏从来都是一件令国家和民族蒙羞的事情?即便那些被俘虏的,曾经的敌人,很可能前一天还亲手射杀了你一个可爱的战友。当他高举双手时,我们为何不能去虐待他?

因为,我们如果残忍地杀害手无寸铁的俘虏,那么,我们又和那些残暴的纳粹份子有何区别?

除此之外,我今天还在微博上看到了另外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辞,有一部分人这样评论那些愤慨的爱狗人士:真是闲得慌,一群圣母婊不去关心那些更可怜更需要关心的底层人群,却去关心一条已经死去的狗,真是可笑。

坦白说,这个口吻令人十分熟悉。在这个充满悲剧的社会下,所有关爱动物的人士,经常性地受到的诘问就是:不就是一条狗嘛,死就死了,还有那么多更可怜的人,还有那么多更悲惨的事儿没有解决,与其关心狗,不如去关心底层人群,将精力和资源用在正经事儿上。

我觉得吧,一个嘲笑“捍卫底线人群”的社会是令人绝望的。

我并不是单纯性地反对虐狗的行为,我反对的是所有僭越人类道德底线的卑劣与变态行为;我们不是单纯性地呼吁针对动物的立法性保护,我们也会将目光投向那些如今依然处于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境遇下的群体。

对于那些不理解我们为何如此关注虐狗事件的人,我想说的是,我关心的不是一条狗的生死,我关心的是,我们当下的这个社会,我们和我们的孩子所处的文明体系之中,这个社会对于那些超越“底线”的态度!

是围观、愤慨、推动立法?还是忽视、无谓、当个热闹?

我想说的是,一条狗的生死,背后折射的却是时代下文明的尺度和人性的抉择。

*作者:慧超,公关男一只。 微信公众号:思维补丁(ID:LostAndLoser),语关一切常识。新浪微博@光影吴纪

进入:

好文推荐

栏目主页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