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大小王 > 小王有知识 > 文章内容

且看大师是如何书写不可描述的情节的

时间:2015-12-23 22:52    来源:搞笑大小王    作者:大王    点击:

且看大师是如何书写不可描述的情节的:

NO.1元稹《会真记》

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低鬟蝉影动,回步玉尘蒙。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眉黛羞频聚,朱唇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方喜千年会,俄闻五夜穷。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

慢脸含愁态,芳词誓素衷。赠环明运合,留结表心同。

啼粉流清镜,残灯绕暗虫。华光犹冉冉,旭日渐曈曈。

警乘还归洛,吹箫亦上嵩。衣香犹染麝,枕腻尚残红。

幂幂临塘草,飘飘思渚蓬。素琴鸣怨鹤,清汉望归鸿。

海阔诚难度,天高不易冲。行云无处所,萧史在楼中。

金圣叹收录了后人研究元稹情史的文章,有多方材料佐证,可以认定小说里的张生便是元稹本人。《会真记》其实就是元 稹自己的初恋的故事,同时也是其忏悔录。反观此前也推送过《世界上最美的情话都是负心汉说的》,元稹只顾仕途,渣男也。

师父《剧照》

师父《剧照》

NO.2|《金瓶梅》

灯光影里,锦帐之中,一个玉臂忙摇,一个金莲高举。一个莺声呖呖,一个燕语喃喃。好似君瑞遇莺娘,犹若宋玉偷神女。山盟海誓,依希耳中,喋恋蜂溶,未能即罢。正是:被翻红浪,灵犀一点透酥胸;帐挽银钩,眉黛两弯垂玉脸。

被当做黄书看的好小说排行榜第一名。

《红高粱》剧照

《红高粱》剧照

NO.3| 《霸王别姬》李碧华

四爷猛地伸手一夺。厉声阻止:“这可是一把真家伙!”仗剑在手,胜券在握。他逃不过了。“不信?”四爷一剑把蝶衣的前襟削破。蝶衣只觉天地变样,金星乱冒。迸出急泪。四爷狂喜:“哎——哈哈哈!”再虚晃一招,剑扔掉。

趁蝶衣瘫软,他扑上去,把他双手抓住,高举控倒在几案上,脸凑近,直贴着他的脸厮磨,揉碎酡红桃花。酒气把他喷醉。两张如假戏如现实的,色彩斑斓的脸贴近搓揉。蝶衣瑟瑟抖动。“四爷怎会放他走?

灯火通明,血肉在锅中沸腾的房间。他要他!这夜。蝶衣只觉身在紫色、枣色、红色的狰狞天地中,一只黑如地府的蝙蝠,拍着翼,向他袭击。扑过来,他跑不了。他仆倒,它盖上去,血红着两眼,用刺刀,用利剑,用手和用牙齿,原始的搏斗。它要把他撕成碎片方才甘心。他一身是血,无尽的惊恐,连呼吸也没有气力……

那囚在玻璃罩子中的时钟,陪同他呻吟着。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李碧华的“黄文”不少,另一篇关于潘金莲的更棒。

霸王别姬《剧照》

霸王别姬《剧照》

NO.4 | 白行简《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

其冬也,则暖室香闺,共会共携。

披鸳鸯兮帏张翡翠,枕珊瑚兮镜似颇梨。

铺旃毯而雪敛,展绣被而花低。

熏香则雕檀素象,插梳则镂掌红犀。

萦凤带之花裙,点翠色之雪篦。

缘酒同倾,有春光之灼灼;

红炉压膝,无寒色之凄凄。

颜如半笑,眉似含啼。

娇柔口之婉娩,翠姣眼之迷低。

在一座之徘徊,何惭往燕?

当重衾之缱绻,惟恨鸣鸡。

此夫妇四时之乐也,似桃季之成蹊。

白居易的弟弟,时为名人雅士,可见当时之风气。尺度过大,遂摘了一段最不黄的片段,其他自行搜索,可叹审查一朝严于一朝。

《白鹿原》剧照

《白鹿原》剧照

NO.5|周云蓬《不会说话的爱情》

绣花绣得累了

牛羊也下山了

我们烧自己的房子和身体生起火来

解开你红肚带

撒一床雪花白

普天下所有的眼泪都在你眼里荡开

没有窗亮着灯

没有人在途中

只有我们的木床唱起歌说幸福它走了

我最亲爱的妹呦   

我最亲爱的姐   

我最可怜的皇后我屋旁的小白菜

子快到头了

果子也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从此你去你的未来

从此我去我的未来

NO.6 | 张爱玲

《小团圆》

“嗳,你在做什么?”她恐惧的笑着问。他的头发拂在她大腿上,毛参参的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头。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一线黄泉就饮,泊泊的用舌头卷起来。她是洞口倒挂着的蝙蝠,深山中藏匿的遗民,被侵犯了,被发现了,无助的,无告的,有只动物在小口小口地啜着她的核心。

《红玫瑰与白玫瑰》

“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心。”

张爱玲的情色灰暗又精准。

《花样年华》剧照

《花样年华》剧照

NO.7| |《三言二拍》

《警世通言》第三十卷《金明池吴清逢爱爱》

春衫脱下,绣被铺开,酥胸露一朵雪梅,纤足启两弯新月。未开桃蕊,怎禁的浪蝶深偷;半折花心,忍不住狂蜂恣采。潸然粉汗,微喘相偎。

《警世通言》第二十九卷《宿香亭张浩遇莺莺》

浩遂与解带脱衣,入鸳帏共寝。但见: 宝炬摇红,麝蔹吐翠。金缕绣屏深掩,绀纱斗帐低垂。并连鸳枕,如双双比目同波;共展香衾,似对对春蚕作茧。向人尤殢春情事,一搦纤腰怯未禁!须臾,香汗流酥,相偎微喘,虽楚王梦神女,刘阮入桃源,相得之欢,皆不能比。

《喻世明言》第三十八卷《任孝子烈性为神》

情兴两和谐,搂定香肩脸贴腮。手捻香酥奶绵软,实奇哉!褪了裤儿脱绣鞋。玉体靠郎怀,舌送丁香口便开。倒凤颠鸾云雨罢,嘱多才:明朝千万早些来。

《喻世明言》第二十九卷《月明和尚度柳翠》

岂顾如来教法,难遵佛祖遗言。一个色眼横斜,气喘声嘶,好似莺穿柳影;一个淫心荡漾,言娇语涩,浑如蝶戏花阴。和尚枕边诉云情雨意,红莲枕上说海誓山盟。玉通房内,翻为快活道场;水月寺中,变作极乐世界。

《饮食男女》剧照

《饮食男女》剧照

NO.7 | 顾城《英儿》

夏天的草都枯萎了,黄色的草都结了种子,而我的生命整个在一个沸腾的海洋上,那么清楚的念头。渴望着那么甘美的身体。吸吮着,一点不能退却呀,只是轻轻地看着一切,心中甚至哼着一支歌;那一切轻轻过去的时候,我又旺盛起来、她不能承受的轻微的叫喊,一次又一次升起。我知道她渴望什么,她渴望我比她强,击中她。她难以承受的焦灼地刮着我,甚至要把指甲陷进肉里。我还是那么强旺,终于怜惜了,轻轻的退开了。我置身在无法相信的幸福之中。看她甘美赤裸的身体,我还是不认识她,“这是她”,我告诉自己,但还是不认识。

……

我抚爱她。影子困倦地一波波晃动,但是心里却没有一丝占有的欲望。我细细掠过她锁骨下淡色的乳房,松开的手臂下现出滑石的白色,稀疏而不太真实的腋毛。她带着温和气息的腹部单薄地起浮着,在接近阜丘的地方,丰美起来,露出那微陷的女性的缝隙,像梨果一样。她的腿出乎意外的饱满, 像地下没有见过阳光的根茎,她四肢修长,皮肤细美。我站起来的时候,真觉得是站在一个梦里。一扇扇推开房门,有的房间是空的,大而寂静;有的房间有琴声,因为是在梦里,我变得焦急起来,注意到门上涂满油漆的钉子。那是廉价而含混的琴声,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她惊恐地向我看着,她好像知道我在梦里,不受保护,也不受约束。窗外大银蕨晃动着的影子,映在她的身上,和她阴部的暗色交叠在一起,那些散开的头发却一动不动。

《军中乐园》剧照

《军中乐园》剧照

NO.8 | 王小波《黄金时代》

陈清扬说,她到山里找我时,爬过光秃秃的山岗。风从衣服下面吹进来,吹过她的性敏感带,那时她感到的性欲,就如风一样捉摸不定。它放散开,就如山野上的风。她想到了我们的伟大友谊,想起我从山上急匆匆地走下去。她还记得我长了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论证她是破鞋时,目光笔直地看着她。她感到需要我,我们可以合并,成为雄雌一体。就如幼小时她爬出门槛,感到了外面的风。天是那么蓝,阳光是那么亮,天上还有鸽子在飞。鸽哨的声音叫人终身难忘。此时她想和我交谈,正如那时节她渴望和外面的世界合为一体,溶化到天地中去。假如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那实在是太寂寞了。

……

当时热风正烈,陈清扬头枕双臂睡得很熟。我把她的衣襟完全解开了。这样她袒露出上身,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天又蓝又亮,以致阴影里都是蓝黝黝的光。忽然间我心里一动,在她红彤彤的身体上俯身下去。我都忘了自己干了些什么了。我把这事说了出来,以为陈清扬一定不记得。可是她说,“记得记得!那会儿我醒了。你在我肚脐眼上亲了一下吧?好危险,差一点爱上你。"

《春光乍泄》剧照

《春光乍泄》剧照

NO.9| 马伯庸《三国机密》

开始的时候,如羽化登仙般快乐。刘协感觉自己正握着一支如椽巨笔,在一张白洁绵软的左伯纸上挥毫作画。笔端蘸饱了浓墨,挥洒间汁液四溅,在光滑的纸面上留下斑斑印记。纸边娇羞地微微卷起,似要抗拒,却被强势地压直铺平,任凭长而坚硬的笔杆运转自如,横、撇、竖、捺、勾,回、每一划的笔势,都那么苍劲有力,力透纸背。可就在酣畅淋漓的书写中,却有一粒微小的洇晕在慢慢扩大。这洇晕初时不起眼,却逐渐洇透了整个纸面,将这一篇精彩绝伦的书法破坏无遗……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NO.10| 老舍

《月牙儿》

他的笑唇在我的脸上,从他的头发上我看着那也在微笑的月牙。春风象醉了,吹破了春云,露出月牙与两对儿春星。河岸上的柳枝轻摆,青蛙唱着恋歌,嫩蒲的香味散在春晚的暖气里。我听着水流,象给嫩蒲一些生力,我想象着蒲梗轻快的往高里长。小蒲公英在潮暖的地上似乎正往叶尖花瓣上灌着白浆。什么都在溶化着春的力量,把春收在那微妙的地方,然后放出一些香味,象花蕊顶破了花瓣。我忘了自己,象四外的花草似的,承受着春的透入;我没了自己,象化在了那点春风与月的微光中。月儿忽然被云掩住,我想起来自己,我觉得他的热力压迫我。

《骆驼祥子》

他连喝了三盅酒,忘了什么叫作小心。迷迷忽忽的看着她,他不知为什么觉得非常痛快,大胆;极勇敢的要马上抓到一种新的经验与快乐。平日,他有点怕她;现在,她没有一点可怕的地方了。他自己反倒变成了有威严与力气的,似乎能把她当作个猫似的,拿到手中。屋内灭了灯。天上很黑。不时有一两个星刺入了银河,或划进黑暗中,带着发红或发白的光尾,轻飘的或硬挺的,直坠或横扫着,有时也点动着,颤抖着,给天上一些光热的动荡,给黑暗一些闪烁的爆裂。有时一两个星,有时好几个星,同时飞落,使静寂的秋空微颤,使万星一时迷乱起来。有时一个单独的巨星横刺入天角,光尾极长,放射着星花;红,渐黄;在最后的挺进,忽然狂悦似的把天角照白了一条,好象刺开万重的黑暗,透进并逗留一些乳白的光。余光散尽,黑暗似晃动了几下,又包合起来,静静懒懒的群星又复了原位,在秋风上微笑。地上飞着些寻求情侣的秋萤,也作着星样的游戏。

色戒《剧照》

色戒《剧照》

再举例一个写情色写得烂的大师——


爱情动作戏码该如何和谐书写呢?

进入:

小王有知识

栏目主页
主题:

精彩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