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搞笑大小王 > 大小王 > 小王有知识 > 文章内容

小王有知识151105:5件关于梦境的事实,绝对会让你讶异

时间:2015-11-05 12:13    来源:网络    作者:小王    点击:

每晚当你躺在枕头上时,对大多数人而言,是我们的意识熄灯休息的时间;但此时我们脑子里的细胞仍十分活跃,在快速动眼(rapid-eye-movement)睡眠阶段时,仍可以的作一些有的时候感觉强烈,有时却又十分扰人的梦。

5件关于梦境的事实,绝对会让你讶异

为什么有人可以进入甜美的梦乡但却有些人作恶梦呢? 如同睡眠,梦境是不可思议的现象,现在科学家们有办法更深入探索我们的意识找到一些答案。

以下是我们了解有关梦境事实:

男人会梦到性

男人会梦到性

就跟醒着时的男人一样,男人睡觉时也老幻想着与情色有关的事情,至少比女人还多。而且一早就交换意见,对于这档事,无论是男人或女人应该都兴趣缺缺;西英格兰大学心理学家珍妮‧派克(Jennie Parker)2009年的博士研究报告中指出,通常女人们比较容易做恶梦。

她发现女人的梦境/梦靥可被分类为三大类别,分别是令人害怕的梦(被追杀或是生命受到威胁)、梦境中失去所爱的那一位,或是令人困惑不解的梦。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梦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梦

加拿大格兰麦克文大学(Grant McEwan University)心理学家Jayne Gackenbach说道:“如果你对清醒梦(lucid dreaming)有兴趣,你也许可以试试看电动游戏;这有关联性吗? 两者皆是另一种现实的表现”。

Gackenbach于2010年在生命科学网(LiveScience)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一天花上好几个小时在虚拟实境中,如同演练一般;游戏玩家熟悉操控他们的游戏环境,这能转换入梦境”。她过去的研究经验显示,经常沉浸于电动游戏的玩家比非玩家们容易有清醒梦,彷彿跳脱出自己的身体躯壳观望自己,他们也比较善于左右自己的梦境,如同操控游戏软体中的人物一样。

Gackenbach继续回应着:“这个程度的操控也可能将游戏玩家从原本毛骨悚然的梦靥转换成无关紧要的一场梦而已,在2008年的研究中她发现这项关联性;这种能力能帮助在战后军人从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症候群的痛苦中跳脱出来。”

激烈或暴力的梦可能是一种警讯

激烈或暴力的梦可能是一种警讯

假如你做的噩梦并没有多糟糕,只是罕见的睡眠障碍,又称REM睡眠障碍,导致人们在睡梦中做出梦境动作,有时会强烈地扭动、踢脚甚至是尖叫。类似这样的强烈梦境可能是脑部障碍的一种早期警讯,像是帕金森氏症与痴呆。根据2010年7月28日在神经内科(Neurology)网路期刊刊登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初期的神经退行性疾病非常有可能在患者或是医生发现前十年就开始了。

为什么我们会做梦

为什么我们会做梦

科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在探讨为什么我们会做梦,这答案涉及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想法,梦境其实是满足我们对愿望的思索,其实这些梦都只是罕见睡眠障碍(REM)的副作用而已。后来发现一部分的原因是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哈佛心理学家Deirdre Barrett于2010年在波士顿科学心理学协会的会议上发表她的这项理论。

她的研究发现,我们休眠的这段期间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平日在白天时所折腾我们的谜题。她推测,虚拟而且常常不合逻辑的梦境正可以帮助我们跳脱平日的思考模式,有助于解决问题。

她继续说道:“所以梦境原本可能出于其他用意,随着时间的改变梦境可能因不同事件被重新定义,这其中包括了脑部重新开机以及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夜猫子梦靥多

夜猫子梦靥多

享受深夜的独自宁静也许很淨化人心,但伴随而来的眠不安枕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根据2011年睡眠与生理周期(Sleep and Biological Rhythms)期刊的研究报导指出夜猫子比早起的鸟儿们做恶梦的机率来的高很多。

从264位大学生中调查梦靥经历,分别从0到4计算积分,0代表从来没有,4代表长期以来;晚睡型的作恶梦平均值高达2.10,相较于早起型的同学们平均做恶梦的平均值只有1.23。虽然还没有办法很确定睡眠习惯与梦靥之间的直接关联性,但研究人员认为这个值差是有代表性意义的,他们认为压力贺尔蒙皮质醇在晨间我们起床前达到高峰,这段时间我们多半处于REM阶段或睡眠作梦中;研究人员推断,如果这段时间人们仍在睡梦中,因为皮质醇上升就比较容易激烈的梦甚至是恶梦。

进入:

小王有知识

栏目主页
主题:

精彩栏目